对不起你爆了一个假头!一战堑壕中的脑洞反狙

更新时间:2019-09-16

  如果一定要让我穿越回某个时代当兵,那我第一排除的就是一战。日复一日的重炮轰击、每天缩在布满泥浆和老鼠的坑道内忍受着饥饿、潮湿、寒冷和疾病,日出日落时分则士兵最紧张的时间段。因为身后初生或者西沉的太阳是个可以干扰敌方视线的Debuff,但也往往意味着自己将要送死、或者敌人将要进攻。

  一战时双方的前线堑壕可能仅相聚百米,中间的无人区遍布铁丝网。每一次冲锋都会被机枪教做人,而即使呆在堑壕内,敌方冲锋之前的重炮掩护也是令人灵魂颤抖。甚至还有时不时的毒气弹叫人时刻精神紧绷。但在白天闲暇之余,最让人害怕的还是无处不在的狙击手。

  光学望远瞄具在一战中已经逐渐普及,加上当时一竿子步枪枪管长度都在700-800mm,比之后来二战时期的短步枪射程更远。无人区的弹坑中、边上的树林里、对面堑壕高坡后边一个沙袋垒出的小孔中都随时可能射出一发精准的子弹。

  所以当时堑壕中的士兵很少敢将头高出堑壕胸墙,只有夜幕降临的时候双方才敢借助微弱的月色和火光修缮堑壕,运送伤员。但不管怎么样,观察对面动向总是必须的。不能因为怕狙击手而不探头,因此出现了这么个东西——堑壕潜望镜。

  那如果发现了对方的人是不是得开枪啊?开枪是不是得探脑袋啊?所以也出现了这么个东西——堑壕枪架

  做个假的人头,撑在堑壕墙外边一方面是为了确定下有没有危险,如果吸引来狙击手开枪,那么也可以依靠狙击枪口发出的火光来判断对手位置,以便实施反狙击。另一方面,尽可能拟真的头像、甚至是据枪的半身像也可以起到一定预警效果。比如敌人摸上来试探的时候,有些按奈不住内心的小伙会朝着假人开枪。

  还有种更高级的玩法则出现在一名叫普理查德的英军少校描述中。它在1915年于前线研究调查如何反制德军狙击手时,见到部分英军使用了假人头骗枪以诱使德军狙击手暴露的套路。

  假人头是用纸糊的,支撑假头所用的管子是中空的,刚好和假人头嘴部相连。然后他们再假人嘴里的的管子上点烟,蹲堑壕的士兵通过管子得劲的吸烟。假人嘴上香烟发出的火光很容易吸引德军狙击手攻击,被击中后,假人头被子弹冲击力打落地。

  这时可以用堑壕潜望镜对准人头上弹道的射入和射出角,然后再举起假人头摆成之前的角度,便可以判定敌方狙击手的大致位置。甚至还能骗到狙击手第二枪,如果一切顺利,那么第二枪的火光和烟雾将彻底暴露地方狙击手位置。

  1916年普理查德回国后开办了狙击手训练营,也将这种假人头骗枪的套路教给了协约国参与培训的官兵,后方妇女们也被动员起来用纸糊人头。